酷博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酷博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酷博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5 15:52:1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尽管消息还没确定下来,但船员早早就打包好行李。他们已经迫不及待想回家。“如果又下不去,那就太惨了。”陈昆杰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帅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,在邮件中告诉女朋友,自己将在40天后从钦州下船,然后回大连,并着重强调,“到时候当面商量结婚的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着是韩国、日本、美国——疫情在全球大爆发,国内的形势则开始平稳缓和。虽然船上的气氛很紧张,但这让多数船员都觉得“回家的希望增大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端涛站在巴拿马籍“LOWLANDS KAMSAR”(卡萨)号远洋货轮的甲板上,多少有些沮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皮皮虾的正式名为虾蛄,在我国沿海一带均有大量出产。作为餐桌上的“网红”海鲜,它的名称还有琵琶虾、富贵虾、爬爬虾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卡萨号上的般员感受不到疫情的威胁。他们照常准备除夕的聚餐。这一夜,平常分开在两个餐厅吃饭的干部和船员,聚在一桌,“炒了二十多个菜,在一起很开心。”陈昆杰说。这并非常态。茫茫人海,人们各司其职。他们通常只在吃饭时彼此聊上几句。下工后,沉默的船员习惯独处。孤独,是他们的常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卡萨号距离上一次离开钦州码头,已有10个月。那时,是王帅第一次出海,他兴奋地叫着“终于可以去看海外面的世界”。这一次离开,是被迫,也是无奈,王帅有着船员普遍的担忧,“何日能下船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些大海中漂流的人们,陆地总能让他们兴奋。陈昆杰说,回程时,遇到很多海岛,他总想着,他要是船长,就把船靠过去,让大家到岛上走一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站在卡萨号甲板上,陈昆杰望着那些“平的、山高的,形状不一样的海岛”,他幻想着,海岛上有没有人,长得跟他们是不是一样,“岛上有没有新冠病毒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王帅第一次出海,显得有点兴奋。这样的经历,老船员陈昆杰也有过。“第一次出海的人,一般都会有兴奋、正常、厌恶、想回家四个阶段。”